【苹果情缘】【待续】

时间:2020-12-02 18:00:06

18岁了!我骑着我爸爸的石桥金鹰125去八德路的监理所,考了三天的驾照,第一天早上去报名,下午考笔试。

  第二天下午去考路考,那时路考的场地是和汽车的在一起,除了不必倒车入库以外剩下的路线都一样,还包括上下坡的停车起步。

  由于当时全部都是打档车,如果你自己没有机车,那就要骑监理所那又破又烂的机车。

  第三天早上去拿驾照。

  刚开始时我是骑着我爸的机车,后来才换一部中古的野狼125,虽然是一辆只值五千块的中古车。

  (朋友介绍我去买他朋友的。

  那时的野狼有分大野中野和小野,其实也没有这幺复杂啦!

  只是以油箱的容量去区分而已。

  本来我是想买光阳的风神100的,不过我当时手上没有那幺多的钱。)不过经过我细心的照顾和不停的砸钱之下,车况还是吓吓叫的。

  (我曾经去飙过北海岸,那时我把油门摧到底!

  然后整部车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飘了起来,而且码表的指针指在140公里的位置,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骗人的!那种码表就叫作“快乐表”!)那时我在忠孝东路五段的一家川菜餐厅工作,餐厅的小妹都会要我在下午的休息时间里载她们出去玩。

  (那个时代“民国69年”有一部125的野狼机车已经是很拉风了。)不过因为我当时对路况并不熟悉,所以都让那些小妹们带路。

  但是那些小妹们对路况也不熟就胡乱的指挥一通,就这样我在5天之内被开了三张罚单。

  我火大了!就丢给那些小妹们自己去缴。

  (因为都是在她们的指挥之下我才被开单的。)之后我骑车就再也不敢这样的横冲直撞了。

  在这其中有一个小妹她姓陈,她大了我2岁左右我都叫她小婉,特别是她几乎都霸占了我的大部份的下午休息时间。

  今天要去这?明天要去那?虽然我心里有一点不爽,但是念在她都在我的背后用她的那两坨肉顶我!

  顶得我好舒服的情份下,也就无怨无悔的任她驱使了。

  这一天下午,我载她到松山附近的山上去踏青,我们走到一条小路上附近都没有人,小婉突然的问我:“ㄟ!你有没有接过吻啊?”

  我说:“除了跟我家的狗”皮皮“吻过以外,跟人好像还没有过耶!”

  她笑着问说:“那你想不想要试试看呢?”

  我说:“跟谁试?跟我的手吗?”

  她笑着说:“你想不想跟我试试呀?”

  我怀疑的看着小婉问说:“你要让我试?”

  小婉点点头说:“你不敢对不对?”

  我一听火就上来了说:“谁怕谁?来啊!”

  当我靠近小婉的脸时,小婉闭上了眼准备让我吻她。

  但是当时我又不知道要怎样子才能算是接吻,只好硬着头皮也闭上眼把嘴唇贴了上去,就这样的大概经过一分多钟吧,小婉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说:“你这样就叫接吻啊?你不会?早说嘛!”

  我心里生着闷气却又无法反驳,我心想:“我又没说过我会!”小婉说:“来!我教你。”

  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人正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而小婉也看到了,她就赶紧的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们走吧!”

  过了好几天后,这天晚上下班时小婉突然跑来问我说:“ㄟ!你明天休息喔?”

  我说:“对呀!”

  小婉说:“那你有没有什幺事啊?”

  我说:“干嘛!”

  小婉说:“我明天也休息耶!想要去桃园看我奶奶,你载我去好不好?”

  我心想:“桃园?没去过?”就说:“好呀!不过你要带路哦?”

  小婉说:“好!没问题。明天早上七点半,你到龙山寺前等我,我会坐车去那里。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早上一醒来,一看手表。

  “哇靠!七点半了?”赶快梳洗一下就冲了出门,到了龙山寺就看到小婉正用一副很无奈的表情站在那里等着,她一看到我表情马上变得很高兴。

  笑着对我说:“吓死我了!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?”

  我笑一笑没说什幺。

  到了桃园三民小婉她奶奶家时也已经十点多了,我跟她奶奶和家人打过招呼后,就自己出去四处逛逛,在附近逛了一大圈了解了大概的地理环境后,回到小婉她奶奶家时,小婉已经在门口等我了。

  小婉说:“我以为你找不到路回来了呢?快进来大家在等你吃饭!”

  我一进去就看到她们奶奶一家人都已经坐定位正在吃饭,小婉的大伯一直的要找我喝酒,而我也一直的支吾其词以求逃避。

  最后小婉的大伯对我说:“ㄟ?少年人!这没气魄?啊,没效啦!”

  我一听他的话就火冒三丈了起来说:“喝就喝,谁怕谁!”

  就这样也不知道我到底喝了几杯,只记得好像是小婉扶我到房间里。

  醒来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。

  小婉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说:“你醒了!我奶奶它们都去山里做事了。你现在觉得怎幺样?”

  我说:“还好啦!”

  突然小婉用很神秘的眼神看看四周然后对我说:“ㄟ,你有没有做过那种事啊?”

  我以为小婉说的是接吻,我就说:“上次不是有做过了吗?”

  小婉说:“我说的是男人和女人在床上做的那一种事耶!”

  我一听吓了一跳!看着小婉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小婉调皮的就靠过来凑上嘴唇吻我,一开始我还是不懂要怎幺才叫接吻,在小婉的调教下也慢慢的晓得要张开嘴再伸出舌头去吸吮对方,吻了一会后小婉突然的抓起了我的手往她胸部上压住!

  我又吓了一跳!想要赶快的缩回手,但是却被小婉的手紧紧的压住。

  小婉问我说:“你难道不想摸摸看女人的身体吗?”

  我一听好奇心就上来了,心想:“ㄟ,不摸白不摸!试试看好了。”我微微颤抖的手先是在衣服上对着小婉的胸部乱抓一通,然后再伸进内衣里摸揉着她的乳房。

  这辈子第一次这幺真实的触摸女人的胸部,那软软绵绵的感觉还真不错。

  小婉这时又对我说:“要不要往下摸摸看?”

  我把手往下滑隔着裙子摸着也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,不过第一次的可以这样的碰女人的下面。手还是有一点的发抖!

  就这样的摸呀摸呀感觉有一点隔靴搔痒乱不过瘾的,就把手伸进小婉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我摸了起来,小婉的两腿之间温度好高哦而且还有一点湿湿的感觉?

  索性再把我伸进她的内裤里,我摸着小婉的阴毛一会感觉蛮好的,再往下探?我摸到了小婉的阴唇?我才碰了几下,小婉就“嗯!”的一声把我紧紧的抱住。

  我继续的摸着阴唇而阴茎这时也迅即的膨涨了起来,我马上的就把小婉压在床上然后掀起裙子再拉下她的内裤,扳开了她的双腿我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小婉的阴部。

  “哇!女人的那里是长得这个样啊?”我手指头开始拨弄小婉的两片阴唇,然后再将它们撑开,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她的阴道口逛来逛去。

  小婉被我弄得快受不了就对我说:“你不要再弄了啦!快点来嘛!”

  我赶紧的脱下了裤子,分开了小婉的双腿,提起阴茎就往小婉的阴道插了进去。

  可是我顶了几次就是进不去?

  小婉把双腿张的更开了一点,然后一手握住将阴茎将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上。

  然后对我说:“可以进来了!”

  我马上的就将屁股用力 一沉。

  “哇!好温暖?有一点紧紧的感觉?真棒!

  难怪男人会这幺喜欢和女人做爱!”我开始抽动了起来,小婉眉头紧闭双手紧抓着我,口里还不时发出“嗯。嗯……”的声音。

  就在我快速的插了一会后,小婉的阴道好像变紧了?

  感觉好舒服!然后又再冲刺了几下,就在小婉的阴道里射精了。

  (我当然知道什幺是射精!

  国中的时候一堆同学就常常的在比赛谁射精射的比较远,只是这是第一次在女人的阴道里射精。)而小婉也两腿伸直,紧紧的抱住我。

  嘴里还不停的喘息着。

  (来我才知道,女人在高潮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。)休息一会后小婉深情的吻了我一会,我们起身穿好衣服后,小婉对我说:“我们的事不可以告诉别人哦!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然后就回台北了。

  本来我还奢望着能和小婉再多做几次爱说,只可惜小婉在上班没几天后,就因为她奶奶生病而辞职回桃园去了。

  之后过没多久,餐厅也结束营业了。

  再来我就跟随我的师傅到济南路2段的一间川菜餐厅去上班。

  (作厨师这样的工作,换来换去算是很正常的。)在那里有一个小妹姓刘,听说她是老板的什幺亲戚吧?

  大概只有15,6岁左右,一开始我对她也是没有什幺兴趣,一来我每天上下班都在飙车很忙,二来餐厅的生意也不错。

  所以也没时间去特别的理她。

  后来因为有一些客人都会坐的比较晚,(一个礼拜大概一两次吧?因为几乎都是一些老顾客,所以老板就很放心的都丢给刘小妹去看顾,而刘小妹她都要等客人都走光之后,收拾完毕才会回家。)后来刘小妹向老板说:“有时客人都会坐到10点多,就我一个人在顾我有一点害怕。”

  老板就找我师傅希望我能晚上晚点下班跟刘小妹作伴。

  本来老板是直接的找我说,可是我心想:“无聊!又没利头?”所以我不肯。

  他就乾脆找我师傅跟我说,既然师傅都出面了,我还能说什幺呢?只好答应了。

  第一次作“伴郎”心情真是郁闷。

  刘小妹看出了我的不高兴也不敢和我说话,都是坐在外面。

  而我则是坐在里面的贵宾室,(这是一间小餐厅所谓的贵宾室是用屏风或者是拉门围起来的,而我坐着的这一间还有别种的用途,一般都是作为小妹们的更衣室还有放一些桌布桌巾杂七杂八的东西,只有在很特别的情况下才会使用。)刘小妹偶而会进来看看我有没有睡着了?

  就这样一次,两次,三次,次数多了以后,我跟刘小妹说话也比较正常起来。

  今晚我还是一样坐在里面,但是刘小妹却坐在我旁边跟我哈啦着。

  我问她说:“ㄟ!奇怪了?你今晚怎幺不出去外面?如果客人要找你的时候怎幺办?”

  刘小妹说:“都是老顾客了,他们需要什幺东西会喊我的,而且他们也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瞪着看他们喝酒。”

  我跟刘小妹扯淡一会后,忽然想到就问她说:“ㄟ!你有没有接吻过?”

  刘小妹说:“没有!”

  我问说:“你想不想试试看?”

  刘小妹很生气的说:“不要!”

  然后就走了出去。

  我心想:“我只是无聊随便问问而已嘛!你生什幺气啊?”如此又经过了几次。

  今晚又是在做“伴郎”,我坐着无聊的打着哈欠。

  “啊?好无聊的晚上。”刘小妹在外面獃了一会后走了进来,坐在我旁边对我说:“ㄟ!接吻是什幺感觉啊?”

  我很无趣的回答她说:“什幺感觉?那要你自己去体会啰!这要我怎幺去形容啊?”

  我看她脸有一点微红?

  我心想:“你是不是有兴趣了?”我试探的问她说:“你想要试试看吗?”

  刘小妹低下头点了点。

  我精神一振,马上双手轻扶她的脸颊,凑上嘴唇。

  我们双唇贴在一起,刘小妹双眼紧闭,脸颊微烫。

  一会后我停了下来对刘小妹说:“ㄟ!你要张开嘴唇让我的舌头碰得到你的舌头这样才能叫作接吻嘛!”

  刘小妹的脸更红了然后的点了点头。

  我说:“我们再来试试!”

  这次我又奋斗了一下子,才让刘小妹懂得让我吸吮她的舌头。

  而她也慢慢的会回吸我的舌头。

  拥吻了一会刘小妹的呼吸急促起来,我一手往下一滑,按住她的胸部。

  刘小妹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也没有反抗,我就顺势的揉起了她的乳房。

  就这样又吻又摸的,感觉意犹未尽。

  正准备要把手伸进刘小妹的内衣里时,突然听到外面叫了一声:“小妹!”

  刘小妹赶紧推开我,擦一下嘴唇就走了出去。

  经过了一个多礼拜每天都准时的下班,我心想:“今晚大概也又没得玩了”。

  就决定下班后去北海走一圈,吃过饭才正准备下班刚要走出餐厅时,在餐厅的一个角落虽然还有有一桌客人还没走。

  但是我也不太在意就在我要走出门口时,我师傅突然的对我叫着说:“ㄟ,麦照!有节目ㄟ等你!”

  我没好气的转身走进贵宾室,在我的宝座上生着闷气。

  过了一会,听客人的嘻闹声显然得他们还不打算马上要走,而我的气也消了,正坐着发呆时,刘小妹走了进来。

  我一把就抓住她然后就给她了一阵的拥吻,刘小妹很顺从没有反抗。

  我一手立即的钻进她的内衣里揉搓起她的奶子,我就知道刘小妹会抗拒!

  我把她紧紧的抱住,不让她有任何闪躲的机会。

  慢慢的刘小妹也不再反抗了,就放手让我一次的把她的两颗奶揉个够!

  我越揉刘小妹就越兴奋,然后整个人就瘫软的靠在椅子上,眼睛微闭低声的喘息着。

  我开始动手去掀起她的衣服,然后把内衣往上拉,刘小妹的两个奶子就完全的呈报在我的眼前,虽然不大但是却是浑圆坚挺又有弹性。

  我一低下头对着两个奶子是又吸又舔的,搞的刘小妹像是失魂似的整个人完全的瘫痪,只有那急促的喘息声回绕着。

  这时我一手再往下直接的就钻进内裤里时,刘小妹已经完全的没有抗拒的能力了。

  我的手指头停留在她的阴部上,开使胡乱的抠摸起来,而刘小妹则紧抱住我浑身不停的抖动着。

  我不过才揉它几下而已,就见刘小妹两腿伸直,身体僵硬。

  我一看?心想:“怎幺……这幺快就高潮?

  噢!不能再弄下去了,不然等一下她走不出去,要是被客人发觉了,那消息一传出去我就完蛋了!”一想到这里不觉得打了个冷颤!,赶快把她的衣服整理好,让她休息平静一下,。

  过了一会刘小妹回过神来,起身亲我一下才走了出去。

  现在只要是在没人的时候,刘小妹都会偷偷亲我一下,还要我抱抱她。

  而我只是把这事当作一个无聊的消遣而已,我真的不敢上她,除了她是老板的亲戚外,她的爸妈也常来店里我们都满熟的。

  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月,当然我也又当了很多次的“伴郎”,。

  不过除了前面所说的以外,那些客人都在外面喝酒,没人敢保证说那一天不会有那个冒失鬼会突然的闯了进来,还有那个时间,那个空间,实在不适合做爱做的事!

  而且我觉的压力好大,所以最多是让刘小妹来个两次高潮或者让她摸摸我的阴茎而已。

  一开始我还是满兴奋的,不过千遍一律的动作和过程完成都没什幺变化,慢慢的也感觉有一点腻了,而开始逃避再和刘小妹玩那种隔靴搔痒的游戏。

  只是现在变成她自动的对我投怀送抱?

  反而是我在闪她。

  刘小妹也感觉到我的态度有一点不一样了?

  只要是旁边没有人的时候,她就不停的追着我问:为什幺?。

  有一天我被她追问的受不了。我就说:“如果晚上下班后,你能跟我去外面逛的话,我们再说吧!”

  我知道她除了等客人的晚上可以晚一点回家以外,其他时间都是要准时回去的。

  这时我心想:“怎样?知道不行了吧!”没想到刘小妹竟然说:“好啊!只要不太晚回去的话都可以!”

  我一听傻了一下,心想:“你硬要?好,谁怕谁!”我说:“晚上下班后你在后面巷子等我,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,你是和我出去哦!”

  刘小妹点了点头。

  当我载着她在路上时,脑海一片空白,我心想:“不能太晚?那是要到哪里啊?”骑着骑着当我回过神时,发现我已经是在往外双溪的方向走?

  我心想:“好吧!那就去明德乐园的那一条路看看。”那是一条从内湖碧山岩通到外双溪的路,一般假日路上的人车会比较多,在普通时就没什幺人了。

  经过了明德乐园继续的往里走,我决定要带她到更里面的地方,那里有一条岔路走进去到底,就可以看夜景又没有什幺人会到的地方。

  (那是我在无聊闲逛时发现的,因为当时看到这幺大的一条岔路,就好奇的想看看到底是往那里去?

  结果才骑没几分钟就看到了路底。再下去就是悬崖!)当时我真想不懂它们开这条路是干嘛用的?

  我们到了以后果然是四下无人,我和刘小妹在那里,一面拥吻爱抚着一面看着夜景。

  过了一会我问她说:“ㄟ!你肚子饿不饿?”

  刘小妹说:“不是才刚吃过饭吗?”

  我说:“你要不要再吃一支热狗?”

  刘小妹问说:“这里那来的热狗?”

  我抓她的手摸我的阴茎说:“这里!”

  刘小妹说:“不要!”

  我说:“你如果不要那我以后就不理你了!”

  刘小妹想了一想再看看我一下,然后就很勉强的点了点头说:“好啦!”

  我要她蹲下去,我拉开了拉炼然后把阴茎掏了出来。

  我说:“先含一下吧!”

  刘小妹手抓着阴茎看我一下然后闭上眼睛很勉强的把龟头含在嘴里。

  我说:“再深一点!对!不要让牙齿碰到!用舌头舔,要像吸棒棒冰一样。”

  “对!就是这样!要上下的动。”

  折腾了一会,她才抓到要领。

  “噢?好爽!原来阴茎被吸是怎幺的爽!”(其实我的阴茎还不曾被女人吸过,这是第一次!

  而我对刘小妹所说的话是从录影带里头学来的。)当我快想要射精的时候,我双手按住刘小妹的头说:“我快要出来啰!你要全部都吞下去!

  我们男人的精液对你们女人的皮肤很好哦!”

  (这是我从“小本”里面学来的)

  小本=黄色小说。

  “好爽!第一次口交,也第一次在女人的口中射精。”刘小妹将精液吞得乾乾净净的我把刘小妹拉了起来吻着她。

  “嗯?有一点精液的味道。”过了一会小弟弟还是硬梆梆的,我让刘小妹双手靠在摩托车上,掀起她的裙子,脱下内裤放进我的裤袋里。

  (为什幺刘小妹这幺放心的任我摆布?

  因为这四周乌漆嘛黑一片,没有灯光,也没有人,就算是有人来,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见灯光。)我要她把臀部往后翘起,把双腿打开,我蹲了下去就开始舔起她的阴部。

  这辈子第一次舔女人的阴部,感觉有一点酸酸咸咸的。

  我想应该就是尿液的味道吧!

  啊,不管了!继续舔。

  才一会刘小妹已经双手无力的整个肩部都靠在机车椅背上。

  我问说:“舒不舒服?”

  刘小妹点了点头。

  我问说“我可不可以把小弟弟放进去你这里?”

  刘小妹犹豫了一下然后也点了点头。

  我说:“那我现在就要把小弟弟插进你那里啰!?”

  刘小妹点一点头。

  我提起阴茎用龟头顶在刘小妹的阴道口,顶了几下确定龟头有进去阴道一点点后就用力的往前一顶!

  虽然刘小妹还是处女,不过因为经过刚才我的口水滋润,再加上她极度兴奋下分泌了很多淫水。

  所以虽然阴道很紧但是龟头还是被我硬挤了进去了。

  刘小妹从嘴里蹦出了一声:“啊!……”

  阴茎完全的进入阴道后我也不管刘小妹是什幺感觉就猛插起来,也许是才刚发泄过,阴茎不但不感觉舒服还觉得有一点痛。

  但是就算是如此我还是舍不得停下来,也不知我到底了冲刺了多久?

  也不理刘小妹低声的哀嚎和痛苦的呻吟,只晓得当我双手紧抓她的腰往后压,让我的龟头在刘小妹的阴道深处射精时,感觉她的阴道好像有在收缩。

  我趴在刘小妹的背上休息了一会,阴茎还在她的阴道里,接着我的阴茎又开始在阴道里抽动了起来,也是又抽插了一会才射精,不过这次感觉阴茎有一点不太舒服!

  抽出阴茎帮刘小妹擦拭了一下阴部再拥吻她一会。

  我问她说:“ㄟ!你觉得怎幺样?”

  刘小妹说:“好痛!可是又感觉有一点的舒服。”

  我问说:“那以后还愿不愿意再和我做这个事?”

  刘小妹害羞的点点头。

  让她穿上内裤后我们就回去了。

  过没几天在快下班的时候,刘小妹偷偷地塞了一张纸条给我,她叫我回家后再看。

  我心里纳闷她在搞什幺鬼?

  回到家打开纸条一看,上面写着:“你明天早上大概七点半的时候来餐厅,我会在后门等你。

  记得哦!不要太早!不然会被熟人看见。”我心想:“那幺早去餐厅干什幺呀?

  啊!管它的!明天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其实我早就到餐厅了,只是刘小妹说要在七点半的时候。

  所以我就在餐厅的四周晃了一圈,再把机车停在巷子里,人用走的到餐厅的后门,就看到后门已经开了一条小缝?

  我迅速的钻进去,刘小妹就站在门后面,她一见我进来就马上的把门给关上。

  刘小妹说:“我父母每个礼拜有两天都会跟登山社去爬山,所以就叫我搭老板的便车来餐厅。

  老板大概都会在7点多从餐厅出去买菜,因此我便趁这段时间睡个回笼,觉直到8点40分再开门。”

  我问她:“你就睡觉好了!还找我来干什幺?”

  (这幺早起床还真不习惯!)

  她没说话只是红着脸低下头?

  我看了她奇怪的表情一下?恍然大悟的问她说:“噢?我懂了!原来你是要……”

  刘小妹还是没说话,只拉着我的手往里面走。

  到了贵宾室,我看到由10张椅子所排成的床。

  (我们下午睡午觉时就是睡在椅子排成的床上。)刘小妹迳自躺了上去,我二话不说立即上前脱了她的衣服。

  (因为从现在开始到8点40分是不会有人来打扰的。)刘小妹很顺从的配合我的动作,一下子她就光溜溜的。

  我也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衣裤,然后压了上去。

  我又舔又挖的让刘小妹娇喘不已,再来转个身让她吸我的阴茎,而我则舔她的阴唇及阴核,过一下子再转回来,抬起她的双腿将阴茎慢慢的挤入阴道里,我们第一次这样的相互裸体拥抱,感觉真是好的难以形容!

  刘小妹好像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,所以她是特别兴奋。

  刚开始刘小妹还是有一点不太能适应,她紧紧的抱住我眉头紧闭嘴里仍然发出痛苦的喘息声:“啊!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但是随着她的阴道愈来愈湿润,我阴茎抽动也愈来愈顺畅!

  慢慢的刘小妹也开始有那种舒服的感觉?

  渐渐的我感觉刘小妹的阴道愈来愈紧?

  当我再奋力猛插几下紧紧的抱住她射精时,刘小妹也紧抱着我。

  我们紧抱着直到我的阴茎软了滑出阴道后我们才分开。

  我问刘小妹说:“这次跟上次比较差别多少?”

  刘小妹说:“今天比较不痛也比较舒服一点!”

  我看一看手表?

  “哇!8点30分了?”赶快起身穿好衣服,我吻刘小妹一下说:“我要先走了,免得被发现!”

  她点点头。

  我赶忙的从后门离开。

  就这样刘小妹都会利用她早到餐厅的前一天晚上通知我,让我明天早上好去和她做爱。

  她大概是在第五次还是第六次吧才有了第一次的高潮。

  (也许是我们的运气好,刘小妹都没有怀孕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会为当时自己的无知而捏了一把冷汗。)好景不常,我师傅又要跳到另一家餐厅去,我也只好跟着离开。

  在要离开的那个晚上我跟刘小妹在外面情话绵绵了一会,并告诉她我会时常来看她。

  我跟着师傅跳槽到忠孝东路四段顶好商圈旁边的一家餐厅去,虽然我还是会在晚上下班后去找刘小妹,不过也才没几个礼拜的时间。

  我晚上就在餐厅的后门看到她正和几个厨师在打情骂俏着,而且还打扮的花枝招展。

  (这一天我公休所以早了一点过去。)

  我几乎认不出是她了?

  我心想:“怎幺……女人会变的这幺快呢?”以后刘小妹也打了几次电话给我,但是我已经对她灰心至极了,都是她敷衍几句之后就没有再连络了。

  在这家餐厅我认识了阿秀,不过她跟我说的话都是:“ㄟ!第几桌的客人点的菜好了没有?”

  我是二凳子虽然我是在配菜不过我还是会帮忙端菜到厨房的出菜口。

  如果问我说:“会不会对阿秀有任何邪念?”打死我我都会说:“不可能!”

  因为阿秀她人长的很平凡,应该这幺说她长的很“平庸”,个子娇小瘦瘦的,今年26岁,大我7岁。

  不过做事勤快,决不会拖泥带水的。

  我回答:“还没啦,还要等一下!”

  阿秀说:“快一点!客人有一点不耐烦了。”

  她的丈夫也是个厨师,和我师傅是结拜的兄弟,我们也都市在同一家餐厅工作。

  不过阿秀她丈夫喜欢喝酒又爱泡女人,我有时候在休息的时间,都会听到它们夫妻俩在房间里吵架。

  (我们的休息时间一般是下午2-5点,而一般都会在楼下的VIP室里睡午觉。

  因为房间有5-6间,所以会各自固定一个房间来睡午觉,不会互相打扰。)下午2点休息吃饭的时候,我听到师傅对阿秀她丈夫问说:“这次韩国那边要过来,你准备的怎幺样?”

  阿秀她丈夫说:“没有问题啦!”

  原来是韩国那边的餐厅要找阿秀她丈夫过去,所以要先试一下阿秀她丈夫的菜,看看味道烧的怎幺样?

  就这样隔了没多久,阿秀她丈夫就到韩国去了。

  (我听说每次一去都是要两年的时间,而且对方如果没有下聘书的话,我们这一边的厨师就要拿旅游的签证过去。

  因此每隔几个月就要回来重新的签证一次。

  后来我师傅也找过我去以色列,不过我不想去。

  因为那时中东战云密布,我想说如果不小心被挂点了,那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划不来。)就这样的过了一个多月,下午2点休息吃过饭后,我准备去楼下睡午觉。

  却看到阿秀一个人坐在一旁发呆着?

  我走了过去跟她哈啦着说:“怎幺了?想老公想的都睡不着了吗?”

  阿秀白我一眼说:“才怪哩!我是在算每天下班要做好几班公车才能到家,我在想有没有什幺更快的方法。”

  我笑着说:“你早说嘛!下班后我直接载你到万华去坐公车,不就一班公车就搞定了!”

  阿秀说:“可是万华不是离你家还有一段距离吗?”

  我说:“没关系!反正我骑车很快,不过油钱你可是要贴一点喔?”

  阿秀说:“如果你不觉得麻烦,那一点油钱?小意思!”

  我说:“好!那晚上下班就开始吧!”

  我真的是没事在找事做?

  原本只是想跟她扯扯淡哈啦一下的,结果却弄了个圈子把自己给套上了去。

  原本在答应她之后心里开始有一点在后悔了,后来又想说:“如果骑车时有一个女人在后面抱着,那种感觉一定满好的。”其实刚开始时,因为餐厅同事大家都在看,而且我和阿秀也不是真的那幺的熟悉,所以她都是和我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,我虽然是有些失望啦!但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明显。

  就这样的又过了一阵子,慢慢的彼此也比较熟悉了,在机车上我们开始聊着一些很普通的话题。

  每天在下班的机车上聊着聊着,之后话题也就更深入了,彼此的感觉也就更加的亲近。

  不过不是男女间的那种感觉,因为我只是觉得好玩,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,而阿秀则是因为在车上无聊而想要打发时间。

  就这样又过了一阵子,这一天下午4点40几分,我眼看着已经快要上班了。

  怎幺阿秀还没起床?

  (因为小妹都要先准备一东西)

  我就到楼下房间里去叫她,我在门口轻轻的说:“阿秀!已经快5点了。”

  就听到门锁“喀”的一声!门是开了,可是房间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动静?

  我好奇的走进去房间里一片乌漆嘛黑的。

  我仔细的一看?就看到阿秀还躺在旁边的椅子上,我走过去轻声的说:“ㄟ,阿秀!上班的时间到了!”

  猛然的阿秀坐了起来,她一把就抱住了我?

  我吓了一跳!慌忙的推开她,自己快步的走出房间。

  不知道阿秀是觉得戏弄我这个纯情少男很好玩?

  还是我都没生气也没有什幺特别的反应而感到怀疑?

  所以就想多玩我几把,试试我的反应?

  日子一久,她捉弄我的次数也跟着多了起来,有时候我感觉阿秀她是故意在等我去叫她,然后再一把的把我抱住,而我都还是一样的一把就把她推开。

  到后来有时我也会以牙还牙的回抱她一下!

  刚开始我回抱她的时候,阿秀好像有一点感到惊讶?

  之后我再回抱她的时候,阿秀她就没有什幺特别的表情。

  不过在当时我也只是觉得好玩,也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,就这样我们都会趁着快上班,而且旁边没人的时候抱来抱去,有时候阿秀还会偷偷的亲我一下,不过我不敢亲她。

  过了一些日子这一天的晚上我的车子刚好骑到植物园的附近,(这是必经之路。)阿秀问我说:“你晚一点回家会不会怎样?”

  我说:“时间是我的,那会怎幺样?”

  阿秀说:“那你陪我进去走一走,坐一坐好不好?”

  我问说:“你不是赶着要回家吗?”

  阿秀说:“没关系啦!反正好久没有轻松一下了。”

  我说:“好呀!”

  我把机车停好,我们就走进了植物园里面。

  在植物园里我们一面走一面聊着,最后坐在靠近大门光线较亮的椅子上,静静的享受着月光。

  直到10点半才离开。

  就这样的每隔两三天,阿秀就会要我陪她去植物园里,安静的享受月光和宁静。

  次数多了之后我们聊的话题也就更深入了,有时还会聊到女人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问题。

  我总是有无穷尽的疑问?

  而阿秀也总是尽量的让我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!

  我感觉我跟阿秀好像是在那恋爱中的男女一样,而阿秀也开始在下午休息的时间里,会找我载她去买一些东西,或着是去看一些什幺东西。

  不过一开始时我们还是蛮会顾虑大家的眼光,之后大家都已经看得习惯了,因为我们就像是姐弟一样!

  也许他们认为我和阿秀之间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什幺事,而我们在餐厅里的时候一样的是,你是你!我是我!

  所以我们出去的名义也就比较的光明正大,到后来我和阿秀就开始偷偷摸摸的相约出去玩。

  这一天晚上车子又快到植物园时,阿秀说:“陪我到植物园里面走走吧!”

  我们走到一处有周围树荫遮掩,暗暗的椅子上坐着。

  (在圆形花圃的后面,以前有种一棵大铁树后来就不见了!

  左方有一座小桥,走过去就是布政司衙门。)

  阿秀突然问我:“你这样每天载我骑来骑去的,会不会后悔啊?”

  我说:“怎幺会呢?而且能跟你聊天,陪你去玩,我觉得很快乐耶!”

  阿秀她看着我,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幺?

  她问我说:“你现在想不想要抱我啊?”

  我笑着说:“又不是没抱过?抱就抱谁怕谁!”

  接着我们就紧紧的抱在一起。

  说也奇怪?普通时抱来抱去的,也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。

  可是今晚却让我有一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!

  正当我准备要亲她时,阿秀她推开我,笑笑的说:“不可以!我不要给你亲!”

  阿秀笑着离开椅子走到旁边的树下,我也跟了过去。

  她看到我跟了过来,又闪开躲到树的后面。

  我一看?心想:“啊!不好玩?算了!”没想到阿秀却从树的一边露出了半个脸,而且眼睛还紧闭着就停在那里?

  我一看?

  “这分明是叫我亲她嘛!”我就不客气的亲了上去!

  一开始只是轻轻的点一下,渐渐的才舌尖交缠相互吸吮着,到了我们快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分开。

  看一下手表也快11点了,赶快载她去万华坐公车。

  如此一来我们的接触也就愈来愈亲密了。

  这一天中午休息时,阿秀找我去外面走走,我带她到我家附近的青年公园去逛逛,走着逛着却不巧的下起了一阵的大雨?

  没地方可以躲雨?我就赶紧带着阿秀回我家。

  在我的房间里,阿秀把被雨淋湿的衣服脱下,挂在电风扇上吹乾。

  只穿着内衣裤,害羞的躲在我的被窝里。口里还直嚷嚷:“不准看!你不可以偷看!”

  而我也只穿着一件小内裤,阴茎因为阿秀的存在而膨涨着。

  我说:“好嘛!借我看一下嘛!又不会少一块肉!”

  阿秀说:“不要!”

  可是我看她的表情又不是很严肃,所以心想:“拗拗看吧!”我说:“好啦!就看一下嘛,我还没看过穿在女人身上的内衣裤耶!”

  阿秀一见拗不过我就说:“好啦!不过就只能用看的,不可以动手哦!”

  我说:“我知道啦!”

  阿秀穿的是一套尼龙肉色普通又老气的内衣裤?

  我有点失望的说:“阿!你这怎幺会穿这幺俗的内衣裤啊?”

  阿秀说:“我的内衣裤,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妈妈帮我买的。”

  我说:“你就是把内在弄的这幺老气。心情才会快乐不起来!”

  阿秀说:“我都穿习惯了,那你觉得我应该穿什幺样的你才喜欢看?”

  我说:“像是白色系列的或者开放一点的款式啊。”

  阿秀说:“你想的美哩!我才不要穿那种奇怪的内衣裤哩!”

  阿秀一说完我就开始准备去掀她的内衣。

  阿秀说:“你不是已经答应过我不动手的吗?怎幺你还……”

  我笑着说:“看一下嘛!又不会少一块肉!”

  阿秀见到我这种模样,心想今天是她是上了贼船了?也就任我了。

  我掀开她的内衣看了一下乳房,然后动手摸了起来。

  阿秀没好气的说:“你很得寸进尺ㄟ!?”

  我笑着说:“既然都到了这样了,我死都不愿放过!!”

  然后要脱她的内衣,阿秀起先挣扎了一下,最后还是让我把内衣脱了下来。

  我马上舔了她的乳头起来,阿秀的“嗯!”一声!双手抚摸着我的头,我一面舔一面揉的,搞的阿秀心猿意马,当我又开始往下探索,正当我准备伸手要拉下她的内裤时,阿秀拉住我的手,表情严肃的说:“不行!!”

  我好说歹说还是没用。

  阿秀说:“你到了最后还是会想要做!不行!太危险了!我会怀孕的。”

  我心想:“你还真了解我耶”?

  就这样的阿秀的内裤死都不肯让我脱,到了最后她才勉强的让我看了一下她的阴毛长的是什幺样?

  但是我那胀痛的阴茎怎幺办呢?

  阿秀温柔的用她的手来帮我解决。

  虽然我曾要求阿秀帮我吸,但她死都不肯!

  顶多吻它个几下。

  纵然阿秀她让我发泄了,但是我非常的不满意。

  我不断的要求阿秀要和她做爱,可是阿秀却说:“今天不行!会怀孕的。”

  就在我的死缠烂打和要她给我一个时间之下,最后阿秀对我说:“好啦!以后我可以的时候再告诉你啦!”

  又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,下班在经过植物园时,阿秀又要我陪她进去坐,还是那一个安静又黑暗的位子,我们坐了下来,一开始我们是又吻又聊的很快乐,可是不知是怎幺聊的,我竟然问到了阿秀的过去?

  起先阿秀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,但那时我年轻不懂事,觉得有一些细节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才行!

  所以阿秀在我的一再逼问下,不得已只好说出。

  阿秀说:“我们家本来就不是很好过,到了我16岁的那一年,我爸爸因为工作受伤,家里没有收入所以日子就更难过了。

  我弟弟那时也刚好考上了一所私立的高中,但是光凭着我的女工薪水根本不够家里的开销,而且我爸爸的医药费也需要不少的钱,就在我们一家人坐困愁城时,我爸的一个朋友刚好来我家看我爸爸,他看我们家已经是这样的景像了,就建议我爸妈说:”他有一个朋友在北投那边很熟。

  如果你们肯让你女儿去那边做的话?

  我想你们家的情况应该很快的就可以改善!“(那时北投有一种妓女,叫做”北投侍应生“,后来就被政府以整顿色情为由给废止了。)我爸妈当时只是还在考虑说,真的需要我下海去赚那个皮肉钱来帮家里吗?

  而我却毅然的决定了!我对他们说”我愿意!!“那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全都哭成一团。”

  阿秀说到这里眼眶已开始泛起泪光,我一听心想:“完了!怎幺会变成这个样?”可是又不知道要说什幺话去安慰她,只有静静的继续听下去。

  阿秀继续说:“我记得我第一次的那个晚上,那个男人完全的不把我当人在看,之后我拿到了”4千块“!我的处女就仅仅值这”4千块“?”

  阿秀说到这里时已经是泪如雨下了。

  而我也慌了手脚?赶紧轻轻的抱着阿秀,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。

  阿秀继续说:“我在那里做了好多年,直到我弟弟读了大学,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好转了。

  又刚好遇到我现在这个老公,他去找过我很多次,他感觉我这个女人还不错!所以就娶了我。

  而我也决定在嫁人之后,要将过去的一切全部都忘记。不再提起!

  没想到竟然我又告诉了你!你现在是不是很看不起我?”

  其实我当时那里有想到那幺多有的没的,只知道要赶快的安慰她。

  我说:“过去就已经过去了嘛,你不要想的那幺多啦!

  我觉得你才是最值得我尊敬的女性耶!”

  阿秀问:“为什幺?”

  我说:“你为了家庭付出了自己,而结婚后又能做一个贤妻良母,从来就没有为自己着想过!我觉得你才是最伟大的女人!”

  我发誓!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在说些什幺?或者在想什幺?

  我只晓得要赶快让阿秀平静下来。

  阿秀看着我眼泪又流了出来?

  我赶紧再把她脸上的泪水给擦乾。

  阿秀说:“那时我会抱你只是想测试一下,看看你会有什幺样的反应?

  如果你当时有一点不该有的动作的话?

  我就不会再和你继续玩下去了!

  没想到你……后来的几次也是一样,当时我觉得你很好玩,所以才会想要继续的捉弄你,谁知道……现在竟然会变成这样的情况!”

  我一面轻抚阿秀,一面对她说:“我爱的是现在的你,过去的你是怎样?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
  我一面说一面趁机开始抚摸她的身体,也不知道阿秀是哭傻了?还是还没回过神来。

  她竟然放任我的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!

  等到阿秀忽然惊觉时?我的手指头已经在拨弄她的两片阴唇?

  阿秀惊讶的看着我?

  我想阿秀可能怎幺也想不到,我在这种气氛下还会偷袭她!

  而且还达阵成功!

  阿秀想把我的手推开,但是我已经紧紧的抱住她,还不停的吻她。

  慢慢的阿秀也不再抗拒了,而且把双腿微开好让我一次的摸个够!

  阿秀被我摸的“嗯”声连连,淫水直流。

  而阿秀也伸手摸起我的阴茎,我感觉好爽!

  只可惜时间太晚了,我很不情愿的停止。

  经过了那天晚上的事件之后,我和阿秀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距离。

  只要是在休息的时间,而且楼下也没什幺人在的时候,我们都会在VIP的房间里,亲吻拥抱和彼此的摸来摸去,我甚至还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里挖呀挖的,每次都挖的阿秀淫水四溢。

  又过了一阵子之后,阿秀因为要去韩国找她老公,所以也就准备要辞职了,但是她需要几天的时间去准备一些东西,因此阿秀告诉我,趁着她辞职后又还没要去韩国的这几天里,只要我想要见她的时候就打电话告诉她,所以我就跟她约好,在她辞职后的隔天下午,我要她在我休息时间来陪我,让我好好的爱她一下,本来我也是随便的说说,对能不能和阿秀做爱我已经不感有任何的期望!

  没想到阿秀竟然答应了?

  2点下班了,因为我急着要赶着去载阿秀,所以饭也没吃的就匆匆离开餐厅,兴冲冲的就赶到万华去,到了万华就看到阿秀已经在那里等我了,阿秀一看到我马上跳上机车让我带她回家。

  在我的房间里,阿秀害羞的坐在一旁,我马上脱光衣服,然后站在她的前面把内裤拉下,就在那一瞬间,我的阴茎就在她的眼前硬梆梆还一跳一跳的,阿秀一手温柔的摸着我的阴茎,另一手拉我到她旁边坐下,口里还笑着对我说:“神经!”

  而我则开始扒她的衣服,当阿秀被我脱个精光时,她害羞的马上钻进被窝里,我也马上的就把被子掀开。

  吻着她,一手抚摸她的奶子,一手则伸进她的阴道里挖。

  挖的阿秀淫水四溅,哼声连连。

  我把阿秀双腿扳开,提起阴茎就想要给她个直捣黄龙,可是也许是我太心急了,竟然进不去?

  阿秀看着我一脸狐疑的表情?笑了一下之后,就抓着我的阴茎将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然后示意我可以开始了,我赶紧的就将屁股用力的一沉!龟头很顺利的就插进了阿秀的阴道里。

  可能是我兴奋过度还是太久没有碰过女人,既然插没几下我就射精了?

  阿秀先是惊讶的看着我一下?

  然后笑着对我温柔的说:“没关系啦!年轻人都是这样的。”

  我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在逃避她的眼光,而心里则在责怪自己怎幺会这幺的逊!

  不认输!我再次的低下头吸吮起阿秀的乳房,而还停留在阿秀阴道里的阴茎,也又开始再次的不安份了起来。

  阿秀又是惊讶的看着我?

  我笑一下没说话,就又开始的挥动着我的尚方宝剑。

  这一次我才真正的发挥我超级马达的实力!

  每一次我都用力的插到底,再狠狠的抽出!

  阿秀被我插的开始呻吟:“啊。啊。你……啊……嗯。嗯。啊……嗯……”

  我问说:“我的家伙跟你老公比起来你觉得怎幺样?”

  阿秀说:“啊。啊……讨厌啦你!不要问这种无聊的问题!”

  我说:“你不回答我?好!”

  我又加快了速度。

  阿秀被我顶的快受不了,她说:“好啦!你的比较粗好不好!啊。啊。好棒……啊。阿……”

  阿秀自动的抬高并弯曲双腿,让我的耻部可以重重的撞击她的阴核,可以完全的享受到这阵阵从下体所传达到大脑中枢神经的快感。

  就在我将阿秀的双脚搭在我的肩上,再用力的顶撞她已翘起又完全撑开的阴部时只听见:“啪。啪。啪。啪。啪。啪……”

  阿秀只是“噢!”一声,然后就双脚从我肩上滑下全身瘫软的喘息着,我也在同时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里,而趴在阿秀的身上喘着气。

  过了一会阿秀轻抚我的头笑着问我说:“爽不爽?”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休息一会后再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赶快整理一下,然后先送阿秀去坐车再去上班,同时也约定了两天后我们要一起出去玩,因为那天刚好排到我公休,(一般餐厅除了春节,端午,中秋三大节日外。

  是没有假日可言的。除非有特殊情况必须要请假外,在正常的情况下都是用排班,轮流放假的方式公休。)今天是我的公休日也是我跟阿秀约好出去玩的日子,我骑车到万华去载她阿秀坐上机车后就问我说:“我们要去那里玩?”

  我说:“去石门水库!”

  就这样一路下去,一边骑一边聊着阿秀把我抱的好紧。

  她的两坨肉顶在我的背上我感觉好舒服,不知不觉的一下子就到了石门水库,我们沿着环湖道路一面走一面欣赏风景,因为不是假日而且这里又刚才下完一场雨,(因为整条路上都是湿湿的有的地方还有一点积水。)所以在这条小路上根本没有半个人车的影子,我停下车拉着阿秀走到树丛里面在靠近水边的树下,搂着她我们一起享受这湖光水色,由于附近没有半个人影而且又是在树丛里,我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。

  我一手拥着阿秀吻着她,一手开始在她身摸索着,阿秀好像也被这优美的风景这浪漫的气氛所影响到,她闭上了眼,双手环住我的颈子,任我的手随意在她的身上轻薄,我摸着摸着兴趣就来了!

  我让阿秀转过身去让她双手倚靠在树上,然后两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下摸索着。

  正当我掀起了她的长裙想要拉下她的内裤时,阿秀一手抓住我的手,一边说:“不要啦!这里不好,会被别人看到。”

  我说:“今天这里根本没有半个人,而且我们在这幺里面,没有人会看到的。”

  阿秀想了一下?又看了周围和附近一会?

  就缓缓的放开了我的手,让我为所欲为了。

  我脱下了阿秀的内裤放在我的裤袋,并要她把大腿分开,同时我也退下了裤子,翘起的阴茎直接的往阿秀的阴道插了进去!

  阿秀,“嗯!”的一声,然后就把屁股更往后翘,好让我的阴茎可以更完全的进入她的阴道里。

  由于可以轻易的看见自己的阴茎在阿秀的阴道里进出?

  实在是太兴奋了!而且这还是在光线充足的大白天的野外?

  所以插没两三十下我就射精了。

  阿秀从手提包里拿出卫生纸,叫我帮她擦拭阴部。

  我蹲了下去,看着精液从阿秀的阴道里缓缓的流了下来,“噢!感觉好棒!”帮她擦乾净后,也同时帮她把内裤给穿好。

  阿秀转过身抱住我,吻我一下娇媚的对我说:“小坏蛋!人家的第一次都给你了。”

  我说:“你以前没这样做过吗?”

  阿秀说:“才没有哩!而且也没这个胆子,敢在光天化日这样的地方做这种事!”

  我好高兴!又吻了她一会才带她离开,骑上机车继续的逛水库去了。

  到了阿姆坪时也已经快中午了。

  停下车来看了一会后就又骑上机车往角板山去。

  由于我车子飙的很快,到了角板山也才一点多。

  我们先在摊贩区里再吃了一点东西,然后就往下走,一面走还一面的打情骂俏。

  走没多久就走到了吊桥了,我要走过去。

  阿秀说:“我不敢走!”

  我说:“没关系!我抱你过去。”

  就这样我一手揽着阿秀的腰,一手牵着她的手,一面走一面摇的过了桥继而的往下走,经过了一家小店再往下走是一座梅子园,里面还有一座凉亭。

  我们进去坐了一下后,再往下走到底是一个游艇码头。

  不过没有游艇也没有半个人,我们看了一下后就又往回走。

  走回到小店,我看了一下也没什幺好玩的,就带阿秀过吊桥。

  这次她只让我稍微扶一下就走过去了。

  吊桥旁有一条小路,我们走了进去。那是通往一座道场的小路。

  才走没几步,阿秀就说腿好酸想要休息一下!

  我看到在小路旁凹进去一点的地方有一颗不很大有一点平的石头。

  因为被树荫遮蔽着,所以没被雨淋湿。

  我们就坐在石头上休息,我看了解一下四周?

  吊桥在下面,从吊桥往上看的话,刚好被我们身后的树挡住视线,从道场往下看也刚好又被长长的芒草挡到,不过这个位子却可以轻易的从一些缝隙钟去环顾到四周的动静。

  我看着看着性趣又上来了。阿秀察觉我的异样?

  就说:“你……别想!”

  我说:“你看!都没有人耶!而且就算一有人靠近,我马上就会知道的!不会被别人看见的啦!好嘛?”

  我用近呼哀求的口气说着,阿秀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叹口气说:“好啦!就当我今天上了贼船!

  不过要小心一点,不要给别人看到了哦!”

  我说:“放心啦!我会特别注意的。”

  由于石头的高度刚好到我的大腿部,我就叫阿秀坐的前面一点,脱下她的内裤放在我的口袋里。

  阿秀半卧在石头上双腿分开长裙整个的拉放在她的身上,我盯着阿秀的阴部一直的看着?

  阿秀害羞的对我说:“快一点啦!人家好难为情哦!”

  我赶紧的退下裤子抓着早已勃起的阴茎,龟头对准阴道口直直的就插入了阿秀的阴道里。

  可能是先前已经发泄过一次了,所以这次的感觉就比较的慢,我一面插着阿秀还一面的要注意四周围是否有人靠近?

  所以就算是我抽插的速度很快,但是感觉也并不会特别的强烈。

  而阿秀就不同了,她眼睁睁的看着我的阴茎正在抽插着她的阴道?

  这种的声光震撼的效果让阿秀几乎是完全的无法承受,她淫水直流!

  很快的阿秀“啊!”的一声就高潮了。

  她坐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抱住我,阴茎在阿秀阴道的挤压之下快感倍增,我又顶了几下就将龟头深深的埋入她的阴道里射精了。

  我们草草的整理一下后就快速的离开那里,就这样的我们也结束了这永难忘记的快乐的一天。

  之后阿秀出国去了,而我也离开了那间餐厅,跟随着我师傅到新店的生晏川菜餐厅去了。

  我也忘了到底是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,阿秀又来到餐厅找我师傅,当然她也看到我了,起初我的心里还满高兴的,但是当我一听到她又是要出国去找老公?

  而且对我似乎是表现的很陌生?

  我当时年少轻狂,根本就不知道什幺叫作体谅?

  整个的心里只有独有和霸占!。

  而我知道阿秀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要看我后整个心情究更不爽了。

  (这件事让我后来每一次的回想,都悔恨不已!)所以当阿秀和我师傅讲完事情再走过来对我笑着说:“ㄟ你下午休息时,载我去买一些出国要用的东西好不好?”

  我醋劲大发的板着脸跟她说:“我不要!”

  而阿秀却还是笑笑的对我说:“这样哦!那我自己坐公车去好了。”

  不过当时阿秀在说话时她脸尚的表情就有一点很不自然的样子,再加上我猛然的发觉她落寞孤寂的背影?

  突然的我后悔了起来。

  (阿秀那时脸上的表情,让我往后的岁月中包括现在,都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差劲的男人。

  因为在后来的回想中终于明白!

  阿秀是想要在私底下跟我说一些话,不过当时因为熟人太多,所以才找了这个藉口。

  只是那时我太不成熟了,不了解阿秀的心意。

  虽然后来阿秀也原谅了我,但是我想当时阿秀的心里一定是很难过的。)经过了大概两个多月的时间,阿秀又来到餐厅找我师傅。

  因为她老公有一些东西要给我师傅。

  阿秀又看到了我,她还是很大方的对我微笑着。

  她把东西交给我师傅后又聊了一下才转身走了过来问我说:“ㄟ你下午有空吗?”

  这次我不再重蹈覆辙了。

  我说:“有啊!有什幺事吗?”

  阿秀说:“我要去***办些事,你愿意载我去吗?”

  我说:“好啊!反正我下午也没有什幺事情可以做!”

  就这样我载她去办事,在机车上阿秀对我说了好多,也包括了上一次的那件事。

  我没敢答腔,只在中途时对她说了一句:“是我的不对,以后我不会再犯了!”

  阿秀抱得我好紧。

  晚上我下班后我就打电话给她,我们聊了一会才结束。

  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只要是一想到就会打电话给她,而我们也时常的在我的房里做着爱做的事。

  直到我要入伍当兵时,在入伍前的一个礼拜。

  我要到嘉义乡下去看我阿妈,也顺便在那里住个几天,当我路过阿秀家的附近时,我打了电话给她告诉她:“我要当兵了!现在正要回乡下去。”

  阿秀听到说我要骑车到乡下去,吓了一跳!

  除了再三叮咛我要小心骑车,还要我马上的就去找她。

  我到了她家,阿秀要我进去屋子里面和她聊一聊。

  不过当时并没有计划去找阿秀,所以时间有一点匆促。

  而且也不懂得如何辨别事情的缓急轻重,因此我并没有到屋子里去,而阿秀也只好在门外跟我道别,她对我的不舍与无奈之情溢于言表,因为我当时一心的就是要急着骑车到嘉义去。

  只好和阿秀在没人的楼梯间拥吻,紧紧抱在一起,也顺便的摸她几把,好安抚她离别之伤感。

  阿秀深情的吻着我又紧紧的拥抱了我一会才不愿的让我离开,随后我就骑上机车开始狂飙的到嘉义去了。

  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的长途骑车,虽然我有带着地图,但是常常的就在我的横冲直撞之下而迷路,有时候连在地图上都找不到我是到底是在哪里?

  【未完待续】

        字节:40086